15.5 C
布鲁塞尔
12四月十四号
欧洲欧盟与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冲突:调解与障碍之间

欧盟与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冲突:调解与障碍之间

亚历山大·西尔 (Alexander Seale) 撰写,LN24

免责声明:文章中转载的信息和观点是陈述他们的信息和观点,由他们自己负责。 发表于 The European Times 并不自动意味着赞同观点,而是表达观点的权利。

免责声明翻译:本网站的所有文章均以英文发表。 翻译版本是通过称为神经翻译的自动化过程完成的。 如有疑问,请始终参考原始文章。 谢谢你的理解。

访客作者
访客作者
客座作者发表来自世界各地的贡献者的文章

亚历山大·西尔 (Alexander Seale) 撰写,LN24

世界上每个国家都必须建立领土主权,正是在这一点上,阿塞拜疆在闪电攻势后于九月重新控制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可以说它正在寻求恢复在战争期间失去的领土主权。之前的冲突。 收复失地可以被视为对该地区多年来存在的不可接受的现状的合法回应,也是每个国家保证其领土完整的国际权利的体现。 区域稳定是阿塞拜疆的一个重要因素。 收复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可以被解释为恢复地区平衡并结束持续紧张局势根源的尝试。 有鉴于此,阿塞拜疆可能会辩称,为了确保该地区的稳定与安全,必须采取强硬立场。

此外,阿塞拜疆最近决定拒绝参加定于 19 月在美国举行的与亚美尼亚的正常化谈判,这加剧了紧张局势。 阿塞拜疆援引华盛顿的“片面”立场,从而凸显了该地区联盟的复杂性。 巴库拒绝参与谈判是对XNUMX月XNUMX日事件的直接反应,这表明当前局势需要在和平道路上取得切实进展,以恢复关系正常化。

 美国的反应和失去调解的风险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先生的反应突显了美国在九月事件后对阿塞拜疆的坚定立场。 取消高层访问和谴责巴库行动凸显了美国推动和平取得具体进展的决心。 然而,阿塞拜疆外交部的回应表明,这种单边做法可能导致美国失去调解者的作用,凸显了这种情况固有的地缘政治风险。

欧盟的参与和多重障碍

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安与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在欧盟斡旋下举行的多轮谈判反映了局势的复杂性。 然而,伊利哈姆·阿利耶夫以法国的偏见立场为由拒绝参加西班牙谈判,引发了人们对欧盟发挥中立调解作用的能力的质疑。 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最初计划在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和德国总理奥拉夫·肖尔茨的陪同下出席,这突显了欧洲调解的重要性。

人道主义挑战与和平协议的前景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周边的领土冲突、大规模人口流离失所以及超过 100,000 万亚美尼亚人逃往亚美尼亚,凸显了与冲突相关的重大人道主义挑战。 亚美尼亚总理尼科尔·帕希尼安重申,尽管目前存在困难,埃里温仍希望在未来几个月内签署和平协议。 两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领导人提出了在今年年底前达成全面和平协议的可能性,但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地缘政治障碍的解决以及各方同意的意愿。 建设性地参与谈判进程。

国家主权优先

阿塞拜疆对国际调解的态度,包括对法国认为“有偏见”的调解的不信任,可以解释为保护国家主权。 这种态度可能反映了这样一种信念,即与解决冲突有关的关键决策应独立做出,从而维护国家自主权并避免有害的外部干涉。

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之间的冲突十分复杂。 激烈的国内反应、多样化的国际干预和复杂的区域影响所形成的动态,创造了不断变化的地缘政治格局。 冲突造成的人道主义挑战,例如大规模人口流离失所,凸显了采取一致行动的紧迫性。

显然,这一敏感地区的调解必须适应微妙的现实,考虑到深刻的国家敏感性、国际外交的要求和明显的人道主义迫切需要。 寻求持久解决方案需要在这些不同因素之间取得微妙的平衡,而调解的障碍凸显了采取战略性和包容性方法的必要性。

最终,寻求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和平需要有关各方有全面的愿景和超越分歧、表现出灵活性并坚决进行建设性谈判的意愿。 该地区的未来将取决于国内和国际行为体是否有能力巧妙地应对这些复杂问题,开辟一条通向持久、和平解决方案的道路。

- 广告 -

更多来自作者

- 独家内容 -现货图片
- 广告 -
- 广告 -
- 广告 - 现货图片
- 广告 -

必读

最新文章

- 广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