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C
布鲁塞尔
周四,四月18 2024;
宗教基督教军队中的基督徒

军队中的基督徒

免责声明:文章中转载的信息和观点是陈述他们的信息和观点,由他们自己负责。 发表于 The European Times 并不自动意味着赞同观点,而是表达观点的权利。

免责声明翻译:本网站的所有文章均以英文发表。 翻译版本是通过称为神经翻译的自动化过程完成的。 如有疑问,请始终参考原始文章。 谢谢你的理解。

访客作者
访客作者
客座作者发表来自世界各地的贡献者的文章

神父。约翰·伯丁

在说基督没有留下“以武力抵抗邪恶”的寓言之后,我开始相信,在基督教中,没有因拒绝杀戮或拿起武器而被处决的烈士。

我认为这个神话是随着帝国版基督教的出现而出现的。据说,武士烈士只是因为拒绝祭祀神灵而被处决。

事实上,他们当中有一些人完全拒绝战斗和杀戮,也有一些人与异教徒作战,但拒绝对基督徒使用武器。将注意力集中在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持续存在的神话上是不可接受的。

幸运的是,殉道者的行为被保存下来,其中对第一批基督徒的审判(包括对士兵的审判)有足够详细的描述。

不幸的是,很少有俄罗斯东正教徒了解它们,研究它们的人就更少了。

事实上,圣人的生活中充满了出于良心拒服兵役的例子。让我回忆一下几个。

正是因为他拒绝服兵役,295年圣战士马克西米利安被杀。他的审判记录保存在他的《殉道志》中。他在法庭上表示:

“我无法为这个世界而战……我告诉你,我是基督徒。”

总督回应时指出,基督徒在罗马军队服役。马克西米利安回答:

“那是他们的工作。我也是基督徒,我无法服务。”

同样,图尔的圣马丁在受洗后离开了军队。据报道,他被传唤到凯撒面前接受军事奖励,但他拒绝接受,并说:

“到目前为止,我一直以军人的身份为您服务。现在让我事奉基督。把奖励给别人。他们打算打仗,而我是基督的精兵,我不被允许打仗。”

新皈依的百夫长圣马克尔也面临着类似的情况,他在一次宴会上丢掉了自己的军事荣誉,说道:

“我侍奉耶稣基督,永恒的君王。我不会再侍奉你们的皇帝,我也鄙视你们对木石神祇的崇拜,这些神祇都是又聋又哑的偶像。

对圣马克尔的审判材料也被保存下来。据报道,他在法庭上表示,“……侍奉主基督的基督徒在世界军队中服役是不合适的。”

由于出于基督教原因拒绝服兵役,圣基比、圣卡多克和圣泰根被封圣。后者与圣杰罗姆一起受苦。他是一个异常勇敢和坚强的农民,作为一名有前途的士兵被征召入帝国军队。杰罗姆拒绝服役,赶走了那些前来招募他的人,并与其他也接到入伍通知的其他十八名基督徒一起躲在一个山洞里。帝国士兵冲进洞穴,但未能以武力俘获基督徒。他们狡猾地把他们除掉。他们确实是在拒绝向偶像献祭后被杀的,但这却是他们顽固抵抗服兵役的最后一点(当天共有三十二名基督教义务兵被处决)。

圣莫里斯指挥的底比斯军团的历史记录更加匮乏。由于没有经过审判,针对他们的殉难行为没有被保留。只有圣尤切里乌斯主教的书信中记录的口头传统仍然存在。这个军团的十名士兵都被尊崇了。其余的被称为阿贡烈士的总名(不少于千人)。他们并没有完全拒绝在与异教徒敌人作战时拿起武器。但当他们奉命镇压基督教叛乱时,他们叛变了。

他们宣称,在任何情况下、以任何理由,他们都不能杀害他们的基督徒兄弟:

“我们不能让无辜者(基督徒)的鲜血沾染我们的双手。我们在你面前起誓之前,是否先在上帝面前起誓?如果我们违反了另一个誓言,即第一个誓言,您就无法对我们的第二个誓言有任何信心。你命令我们杀害基督徒——看,我们是一样的。”

据报道,军团兵力单薄,十分之一的士兵阵亡。每次新的拒绝之后,他们就会再次杀死每十个,直到屠杀整个军团。

战士圣约翰并没有完全退役,但在军队中,他从事军事用语中所谓的颠覆活动——警告基督徒注意下一次袭击、协助逃跑、探望被投入监狱的兄弟姐妹(然而,根据他的传记,我们可以假设他没有流血:他可能在守城部队中)。

我认为说所有早期基督徒都是和平主义者有点夸张(如果只是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关于当时教会生活的历史材料)。然而,在最初的两个世纪里,他们对战争、武器和兵役的态度是如此强烈的消极态度,以至于基督教的热心批评家、哲学家塞尔苏斯写道:“如果所有人都像你一样行事,那么没有什么可以阻止皇帝完全孤身一人,军队也离开了他。帝国将落入最无法无天的野蛮人手中。

基督教神学家奥利金对此回应:

“基督徒被教导不要在敌人面前保护自己;因为他们遵守了对人温柔和仁爱的法律,所以他们从上帝那里得到了如果他们被允许发动战争就无法得到的东西,尽管他们很可能会这样做。

我们还必须考虑到一点。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并没有成为早期基督徒的主要问题,这在很大程度上不是因为他们愿意参军,而是因为皇帝不需要在正规军中招募义务兵。

瓦西里·博洛托夫(Vasily Bolotov)对此写道:“罗马军团得到了许多前来报名的志愿者的补充。”因此,基督徒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能服兵役。”

军队中的基督徒数量增多,以至于他们已经在禁卫军中服役,这种情况直到公元三世纪末才出现。

他们不一定要在接受基督教洗礼后才参加礼拜。在我们所知的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在成为士兵的同时就成为了基督徒。确实,像马克西米利安这样的人可能会发现不可能继续服役,而另一个人将被迫留在其中,从而限制了他认为自己能做的事情。例如,不要使用武器攻击基督里的弟兄。

三世纪初,罗马的圣希波吕托斯在他的教规(规则 3-10)中清楚地描述了皈依基督教的士兵所允许的限制:“关于长官和士兵:绝不杀人,即使你接到了命令……执勤的士兵不应该杀人。如果有命令,他不得执行命令,也不得宣誓。如果他不愿意,就让他拒绝吧。让那些拥有剑权的人,或者身着靛蓝的城市的长官,不复存在或被拒绝。想要成为士兵的广告商或信徒必须被拒绝,因为他们藐视上帝。基督徒不应该成为一名士兵,除非受到持剑首领的强迫。他决不能让自己背上血腥的罪孽。然而,如果他流血了,他就不能参加圣礼,除非他通过忏悔、眼泪和哭泣而净化。他行事不可狡猾,而要敬畏上帝。”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基督教会才开始发生变化,远离福音派理想的纯洁性,适应与基督格格不入的世界​​的要求。

在基督教纪念碑中,描述了这些变化是如何发生的。特别是在第一次大公会议(尼西亚)的材料中,我们看到随着基督教被定为国教,那些原本从军队退役的基督徒纷纷涌入军队。现在他们行贿回来(我提醒你,服兵役是一项有声望的工作,而且报酬丰厚——除了丰厚的薪水外,退伍军人还有权享受优厚的养老金)。

当时教会仍然对此感到不满。第一届大公会议第 12 条将此类“叛教者”称为“背教者”:“那些蒙恩召唤承认信仰并通过脱下军腰带表现出最初嫉妒冲动的人,但随后,像狗一样,又回到​​了信仰的人”。他们的呕吐物,以至于有些人甚至用金钱和礼物来恢​​复军衔:让他们在门廊上听了三年圣经,然后在教堂里跪下十年,乞求宽恕”。佐纳拉在解释这一规则时补充说,如果没有放弃基督教信仰,任何人都不能继续服兵役。

然而,几十年后,圣巴西尔大帝犹豫地写下了从战争中归来的基督教士兵:“我们的父辈并不认为战斗中的杀戮是谋杀,在我看来,为贞洁和虔诚的捍卫者开脱。但也许最好建议他们,因为他们的手不洁,三年内不与神圣的奥秘交流。

教会正在进入一个必须在基督和凯撒之间取得平衡的时期,努力为一者服务而不冒犯另一者。

由此产生了这样一个神话:第一批基督徒不参军只是因为他们不想向众神献祭。

因此,我们得出了今天的神话,即任何为“正义事业”而奋斗的士兵(甚至不是基督徒)都可以被尊为烈士和圣人。

资料来源:作者的个人 Facebook 页面,发布于 23.08.2023 年 XNUMX 月 XNUMX 日。

https://www.facebook.com/people/%D0%98%D0%BE%D0%B0%D0%BD%D0%BD-%D0%91%D1%83%D1%80%D0%B4% D0%B8%D0%BD/pfbid02ngxCXRRBRTQPmpdjfefxcY1VKUAAfVevhpM9RUQbU7aJpWp46Esp2nvEXAcmzD7Gl/

- 广告 -

更多来自作者

- 独家内容 -现货图片
- 广告 -
- 广告 -
- 广告 - 现货图片
- 广告 -

必读

最新文章

- 广告 -